【院史拾珍】32年前的“朗读者”——忆余绍裔副校长

发布者:张俊翔发布时间:2017-08-22浏览次数:104

32 年前的“朗读者”——忆余绍裔副校长  

   

                                                                                 王加兴 

   

从去年起,我校各学科史的编修工作已正式全面启动。我和俄语系的几位同仁一起承担了俄语语言文学学科史的起草任务。为此我们专程拜访了包括余绍裔教授在内的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刚获得中国俄语教育杰出贡献奖的余老先生虽已86高龄,但精神矍铄,耳聪目明。他在接受我和青年教师杨正的访谈时,不经意间提到了一件事情:1985他与我国著名配音表演艺术家毕克等人联合录制的“电视散文”——屠格涅夫的《门槛》,不仅在江苏省电视台播出,而且还在中央电视台播映,并获得全国电视文艺片二等奖。 

尽管我在南大俄语系工作已有30余载,也曾多次得到余老师的耳提面命,但此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或许是因为央视文化类节目《朗读者》火爆荧屏的缘故,此事勾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通过网络搜索,并再次向余老师本人电话求证,基本弄清了事情的原委:1980年代中期,江苏电视台在探索电视艺术方面就已经走在了国内地方台的前列,1984-1987年间拍摄了电视小说、电视散文、电视报告文学等新品种。所谓电视散文,就是集文字、音乐、诵读、画面视频为一体的全新语言文学艺术表现形式1985年春,江苏台拟拍摄电视散文屠格涅夫的《门槛》——这是一首赞颂一位具有伟大献身精神的女革命者的散文诗。电视台文艺部负责人找上门来,请余老师和我校俄语系俄裔教师刘妮娜合诵这首散文诗的原文。尽管余老师时任南京大学副校长一职,工作繁忙,但还是和刘先生(这是我称之为先生的唯一女性)一起去录音棚完成了录制工作。此外,电视台还派人去上海请毕克先生朗读了作品的译文。顺便提一下,毕克先生(1931-2001)是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配音演员和导演,曾为《追捕》、《远山的呼唤》、《尼罗河上的惨案》、《音乐之声》、《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等约五百部电影配音。这档节目由两部分构成,即配有音乐、朗读和画面的散文作品本身,以及对作品的赏析解说。在第一部分三位朗读者都只是以“声音”出镜,不过在第二部分,余老师介绍作品的主题思想和艺术特色时则以演说家的形象跃然荧屏。 

作为余老师的学生,我不仅在小班课堂上(我们79级俄语专业全班只有九人),而且在诸如(鼓楼校区)大礼堂及报告厅等其他公众场所,都领略过余老师用俄语诵读诗文的夺人风采。令我印象尤为深刻的是,余老师在专业晚会上曾用俄语声情并茂地朗诵过《高尔基给儿子的一封信》:“你走了;可是你种的花却留了下来,在生长着。我望着它们,心里愉快地想,我的好儿子在离开卡普里岛以前留下了某种美好的东西——鲜花。要是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自己一生留给人们的都只是美好的东西——鲜花、思想、对你的美好回亿——那么,你的生活将会是轻松和愉快的。那时候,你会感到所有的人都需要你,这种感觉会使你成为一个心灵丰满的人。要知道,永远比愉快。”迄今我还记得,俄语精读课的老师常常要求我们课后去外文系语音室听一听用磁带灌制的课文录音并跟着朗读,而磁带灌录者大多都是余老师和刘先生。他俩的朗读(尤其是人物对话)抑扬顿挫,极具感染力。 

在采访中我还特地询问余老师,1952-1957年在苏联列宁格勒大学(现为圣彼得堡大学)留学期间是否专门选修过朗读技巧之类的课程。余老师摇了摇头,说道:并未接受过任何的相关培训;在语言学习这条路上,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勤学苦练,在语音语调上尽量模仿俄罗斯人说话;在留学的五年间,不仅和俄罗斯大学生一起学习和生活,而且还会利用假期去普通人家住上一阵子,以便学到更加鲜活的口头语言;五年间也从未回国探亲过。 

记得杨正老师在采访回来的路上若有所悟地对我说道,难怪余老师能说的一口漂亮流利的俄语。

 

(作者系外国语学院俄语系教授、俄罗斯学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载于2017430日出版的《南京大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