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多情似故人——日语系三月本科生线上读书会侧记

发布者:魏桂红发布时间:2020-03-17浏览次数:93

3月14日晚上,日语系成功举行了一场本科生的线上读书会。日语系读书会每学期举行2-3次,已经持续了4年时间,但线上读书会还是第一次。尽管形式与以往有所不同,内容却丝毫没有“缩水”。此次线上读书会在腾讯会议平台上进行,由2017级杨皓瑜主持,2016级谢詠琳、2018级郑浩鸣、2017级杨皓瑜和2019级郑奕晖依次发言。日语系主任王奕红老师和副系主任彭曦老师全程参加。


报告人一  谢詠琳


谢詠琳同学分享了撰写毕业论文过程中阅读的系列文献,她的毕业论文的题目是“日本过疏地区的旅游振兴——以世界文化遗产白川乡为例”。她首先总结了该地旅游振兴的成功因素,然后以白川乡为例,深入分析了日本过疏地区发展旅游业面临的观光污染、游客停留时间短、可持续发展能力弱等问题,进而阐发通过发展旅游来实现“第六产业”化和定居人口的增加的可行性。她表示,日本过疏地区的旅游振兴应该以“内发型”旅游开发为核心,加上政府的政策支持和民间组织的有效管理,再配合网络媒体宣传,才能发挥最理想的效果。同时,她希望白村乡能供我国古村落发展旅游提供借鉴。

 16级的陆笑蕾同学询问能否将相关建议反馈给白川乡,以便让研究发挥效用。谢詠琳同学表示自己对反馈渠道不太了解,但这个课题至少可以为中国提供参考。目前我国古村落发展大同小异,过于商业化,希望中国乡镇振兴旅游的方式更有特色,更加成熟。

报告人二  郑浩鸣

郑浩鸣同学报告的是橘木俊诏著《日本的教育不平等》。他首先就谢詠琳的发言发表看法,认为过疏地区现状的形成与就业机会集中在东京圈等都市圈,导致大量年轻人 “上京”找工作的现状密切相关。“好学校意味着好工作,好工作意味着好生活”这种逻辑仿佛已成中日民众的共识。在这样的背景下,探索“学历社会”的发展轨迹,发现存在的问题及探讨解决方法显得尤为重要。

郑浩鸣介绍了日本学历社会的形成过程、以及家庭和社会环境对于日本教育的影响、日本教育中存在的不平等问题及解决措施。在此基础上,他根据相关资料和自身经历,就崇尚学历的问题进行了中日对比,举出了中国孩子从小就处于激烈的学历竞争的种种例证。通过比较,郑浩鸣指出:家庭层面上“避免学历下降”以及“希望提升知名度”两大要因在两国基本上一致,但他同时注意到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日本政府在国民高等教育阶段的财政支出较少,导致了希望给孩子提供高等教育的日本家庭经济负担非常重。郑浩鸣认为学历社会有其合理性,因此我们应该思考的不是如何摆脱学历社会,而是如何消除其中的不平等。在引入“结果不平等”与“机会不平等”两个概念后,他呼吁政府更应关注如何消除机会不平等。最后他表示个人只有提高自己的综合实力,方能适应学历社会甚至改变学历社会。

 18级的马任远同学提问:在党和政府深层次推进教育公平的当下语境下,以新媒体为代表的多种新兴资源快速发展对中国的教育不平等有什么影响?郑浩鸣同学回应道,基于“马太效应”,在互联网技术尚未发展的过去,知识都集中在经济发达地区;而在新时期,科技的发展使得各种线上平台不断涌现——从中小学辅导、大学生考研到跨行业知识揭秘。而生产优质内容可以获得丰厚回报的机制又进一步促成知识分享这一良性循环的形成。

报告人三  杨皓瑜

杨皓瑜同学报告的是都留重人著《日本经济奇迹的终结》,她结合该书对1954-1973年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条件和过程作了简要说明。她表示,通过对日本学者和西方学者的观点进行比较,可以看出相对于日本学者着重分析经济运行中所必须具备的内在因素,西方学者则倾向于从国民性特征出发进行分析。杨皓瑜进而补充说,书中忽略了一个应该被重点分析的因素——科学技术。实际上,日本正是凭借生产机械化及合理化来提高劳动效率,利用国际贸易的良好环境条件,大力发展出口贸易,从而促进了高速经济增长。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日本在生产领域三次大力推广科学技术。1952年至1966年,经济增长率为8.8%,其中由科学技术所创造的部分占61.2%。通过这组数据可以确定,科学技术是日本创造经济奇迹的重要因素。

 17级的袁昀同学就书中所提到的“配套主义”提问。杨皓瑜解释说,战后美国的占领当局认为“财阀”是造成日本军国主义的原因之一,曾经一度解散大财阀,但是旧财阀属下的商业银行成为经济发展核心后,各大企业又联手组建集团,例如三井集团旗下有三井银行、三井信托、三井金属、三井不动产等企业。虽然集团内企业行业不同,但都统一接受三井集团的战略管理。各集团内部设置各种企业,是自己在与其他集团竞争时处于有利地位,这种综合发展的方针便是“配套主义”。

报告人四  郑奕晖

郑奕晖同学报告的是鹤见俊辅著《战争时期日本精神史》。她从横纵两个维度对当时日本的社会思想背景进行了解说,在此基础上分享了对十五年战争期间日本民族所呈现的前所未有的矛盾性和极端性的思考。她认为,没有任何一种思想会凭空出现并孤立存在。从纵向的历史维度看,上述三股思潮与日本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譬如军国主义包含了对武士道精神的改造,天皇中心论是对传统神(皇)国观念的强化,而知识分子对西方进步思想的吸纳,则跟日本民族心理中自卑感与求知欲并具的特性有关。所有的现行思想都有其扎根的文化土壤,所有的传统过往都有可能发展出新模样。基于这样的时空视野,郑奕晖剖析了战时日本思想史上的重要事件——“转向”。她认为,日本自上而下的“转向”将整个国家的思想从多元化为一元,军国主义和超国家主义最终成了日本社会的绝对“正确”。这场让全民陷入狂热的思想旋涡,直到今天尚留余迹。郑奕晖同学希望大家能从更广阔的视野认真思考其中的种种矛盾,更客观地看待历史文化、国家话语、民族心理与个人思想的关系。

 19级胡新月同学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她认为战时的狂热其实在明治维新时已经埋下根源:虽然学习了西方的制度,但是思想上仍有严重的封建残余;“显教”教育使得下一代继承了这一残余,进而使得他们后来掌握国家权力后继续对国民进行“洗脑”。她提问:日本战败后受美国占领与管制,也接触了民主政治的思想观念,可为何近年来依旧有否认战争的声音出现?军国主义思想为何仍未被“扳回正轨”?郑奕晖回应道,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明治维新时的“大亚细亚主义”依旧深入人心。因为在亚洲率先向西方学习,步入近代化,所以在面对中国与朝鲜时日本有一种先驱者居高临下的心态。“大亚细亚主义”的思想被传承下来,成了历史问题——这证明,要彻底断绝某种思想是非常困难的。

教师寄语

四位同学的报告结束后,王奕红老师赞扬大家准备得都很充分,肯定了同学们围绕中日之间、东亚之内、东西之间进行地域比较的意识。而对于历史、经济、社会等层面的融合与穿插,王老师则认为大家的眼光可以进一步加深,如对历史的回溯可以不局限于近代,而尝试着触及日本创世神话等。另外,她还强调,通过相关的读书、讨论可以获取观察、分析当下问题的能力,这种能力对于大家今后的学习非常重要。王老师最后对今年9月份将入学的日语系保送生们参加线上读书会表示了欢迎。

彭曦老师提醒大家,日语专业的学生不仅要学习语言,还要深刻了解日本的国情、历史等各方面情况,在获取知识的同时注重思维训练,并努力学以致用,彭老师希望大家充分利用这个平台交流读书心得。

第一第二课堂的联通与互动有助于本科生保持主动阅读、积极思考的内在动力。在这个因为疫情而显得特殊的时期,研读书卷、思索人生已然成了大家期待回归校园的最好姿态。


(日语系2017级刘敏懿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