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思维下的西班牙历史——西班牙语系预录取保送生读书会侧记

发布者:魏桂红发布时间:2020-04-26浏览次数:101



418日下午,西班牙语系成功举办了2020级预录取保送生第一次线上读书会。读书会由西语系主任张伟劼老师主持,全体预录取保送生参与。大家在会上积极提问、发言,围绕张老师提前布置的三道思考题,对林达所著的《西班牙旅行笔记》中的西班牙历史进行了批判性的解读和讨论。

首先,同学们探讨了该书内容与中学课本中的西班牙历史之间的不同。曹雨姝、梁卓越和林思彤同学纷纷表示,读了《西班牙旅行笔记》之后发现,西班牙历史比自己以前在课本上学到的西班牙历史更多面,更复杂,比如,西班牙内战的性质、共和党人内部的分歧、佛朗哥的功过等,都是值得深入挖掘和思考的问题。林思彤同学谈到了她读完《西班牙旅行笔记》后对西班牙文化在认识上的转变:不能将西班牙文化简单地归入西欧文化,它是多种文化的融合。针对这个论题,张老师为大家介绍了20世纪60年代的一场论战,这场论战是关于伊斯兰文化和犹太文化在西班牙文化中的地位的,论战一方的学者Américo Castro就主张西班牙文化是三种文化的融合la España de las Tres Culturas。另外,张老师还推荐了彼得·伯克撰写的《文化杂交》一书,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文化融合现象。

接下来几位同学针对书中的某些观点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田祖扬同学发现,作者林达在讲述科尔瓦多大教堂时主观性很强,认为“这是建立在一个宗教对另一个宗教的压迫上”。对此张老师表示,每本书都体现了作者自己的立场,好的作者往往不惮在著述中亮出鲜明、坚定的观点。为了启发同学们进行比较阅读,张老师推荐了张承志的散文作品《鲜花的废墟》。在这本书中,作者记述了自己游览西班牙南方的经历,表达了与林达不同的观点,认为摩尔人征服伊比利亚半岛是“第一次东方战胜西方”。

曹雨姝同学对书中“军人的困难”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张老师结合西班牙历史解释了军人干预朝政的传统,以及在西班牙民主过渡时期削弱军权的必要性。田祖扬同学还针对如何评价佛朗哥的问题与同学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大家观点迥异,各抒己见。张老师总结道,我们需要全面看待佛朗哥的功与过,不可否认,他做出了许多有利于西班牙的决定,但同时他也迫害了很多无辜者,剥夺了女性的投票权、离婚权,迫使许多知识分子流亡海外,钳制思想使得文化衰落等,有位作家曾经说过,佛朗哥是un mal menor。总之,历史是复杂的,书读得越多,我们在做判断、下结论时就会越审慎。

大家还着重讨论了西班牙的历史经验可以带给中国的启示。曹雨姝同学认为应该积极走出历史宿怨的怪圈,阮佳琪同学觉得一个国家经济上不能依赖于别国,应该掌握发展的话语权。田祖扬同学则结合西班牙1975年后的民主过渡进程发表了自己关于极端主义的见解。对此张老师希望同学们都能成为“温润如玉”的南大人,让温柔成为一种力量,温和成为一种处世方式,跨越分歧、理性思考,为国家做出建设性的贡献。

读书会结束时,张老师以南京大学的校训勉励大家能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做到保持诚朴的气质、追求内心的雄伟


(图文:肖滃然)